不过一场皮影戏

别骂我圆滑,谁不想安安静静地瘫在家里做一辈子的傻白甜呢。

污污的小段子

#三岁文笔我的错,ooc是我的锅

#造就和谐社会

#一天一个脑洞,吃枣药丸

#主签证,副天子,微一家三口

------------------------------------------------------------------------------------------------

这天吃完午饭,马老师日常上b站刷签证,正巧看到一段视频里,自己和周震南难得正经地讨论两人厂牌的名字。看到满屏幕的av cp飘过,马老师内心:???

好学心太过旺盛的马老师戳戳身旁的赵天宇,“天宇,av 是什么?”

身旁的小人儿眼珠转了转,“action video的意思,动作片。”

恍然大悟的马老师大腿一拍,最近天子太甜,签证可不能给比下去,于是屁颠屁颠地跑了回房找到已经长在床上,正在玩手机的小祖宗。“南南,我们拍个av吧。”

啪唧一声,周震南的手机掉到了他的小圆脸上,他爬起来,一脸不可置信,“马老师,你说拍个啥?”

“动作片啊,你昨天不是说幂姐的打戏很酷吗?今天咱们自己也拍一个。” 床前的人心疼地摸摸他的小胖脸。

“av是动作片?这是谁告诉你的。” 周震南怒了,除了我没人可以骗马沙拉,”赵天宇吗?“

“是啊,难道不是这个意思吗。”,马老师疑惑的挠挠头。

“当然不是,”小奶南眼珠子转了转,思考着最近的反攻大计。见他这幅模样,马老师心里一紧,有种不祥的预感,果然下一秒,“我来身体力行的教教马老师吧。” 他手一伸,把马老师拽到了床上,翻身压了上去。。。。。。

(你以为小奶南从此反攻了?嘎嘎嘎嘎嘎嘎,怎么可能。)

然而事实证明,谁攻谁受与有没有文化就像它与谁上谁下一样,并没有太大的关系。毕竟这世上还有一种体位叫做马奇乘。。。。。。

晚饭时刻,马老师神清气爽地推开了房门,选择性地无视了客厅里正在吃饭的一众人等,很开心的进了厨房。约莫过了一个小时,厨房里丁零当啷的声响终于停下,马老师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瘦肉粥就出来了,一边吹着粥,一边走回房间。半个小时之后,他把空碗拿出来,还顺道把孟子坤拽到一旁,“南南让我和你说,老艺术家想和你拍av。”(下不了床的周震南:哼,看看到底是你赵土土飘了,还是我二米八的大长腿缩水了。)

孟子坤听闻后眼睛一眯,拦腰抱起沙发上正和钟易轩打闹的赵天宇也回了房,留下小恶魔在那用着高原吊驴的嗓音唱着强抢民男。一旁的毛不易缩在廖俊涛怀里,捂脸感叹,自己这个操碎心的命。

第二天早晨,孟子坤和马伯骞一早就在厨房里忙碌,大概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两人还边组合rap,边煮粥。餐桌上就坐的廖俊涛和毛不易正打着哈欠,听钟易轩在那指着自己的黑眼圈抱怨前天晚上,隔壁两个房间里传来的嗯嗯啊啊吵得他根本睡不了。而躺在各自房间里,揉着腰的赵天宇和周震南正用着微信互相问候对方的祖宗十八代。

上帝爷爷坐在天上晒着太阳,摇着蒲扇,这生活是多么美好啊。

(我坐在教室,数着试卷,生活真是美好啊。。。。。。)

评论(19)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