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一场皮影戏

别骂我圆滑,谁不想安安静静地瘫在家里做一辈子的傻白甜呢。

关于咬筷子 (略污)

#三岁文笔我的错,ooc是我的锅

#造就和谐社会

#一天一个脑洞,吃枣药丸

#主签证,副天子,微一家三口

------------------------------------------------------------------------------------------------

话说这天输了石头剪刀布的马老师正洗着碗,想着自家小祖宗,已经十分钟没见,心里头小人忍不住咬起了手帕。他不禁低头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早洗完碗早见到小奶南。不曾想,吱呀一声,厨房门开了,周震南蹦蹦跳跳地走进来,手里还拿着稿子。“马沙拉,我练习发音,你听着。”说完,小手一探,从消毒柜里拿出了一只筷子,叼在嘴里。今天声乐老师才吐槽自己发音吐字的模糊不清,他得再接再厉才行。

忙碌的人点头应下,继续洗碗,眼睛却时不时的瞧向身旁刻苦努力的小孩,心里就跟涂了蜜似的。就这么着,明明只需要十五分钟就能完成的工作硬是拖成了半个小时。待他终于把所有餐具置入消毒柜,灶台擦干净,手也洗干净之后,便迫不及待地走到小孩跟前。小孩抬起头,一双因困意而产生雾气的眼睛,衬的他煞是无辜。他的嘴唇也因为止不住的口水而变得红润,在厨房昏暗的光线下泛着水光,无声地向马伯骞发出邀请,自诩正人君子的马老师默不作声。

因为这迷之沉默的气氛太过尴尬,疑惑的周震南张张嘴,刚想说话,却被跟前的‘君子’用嘴堵住了话语。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对方更是得寸进尺地将自己的舌头伸了进去,隔着筷子挑拨他的贝齿与丁香小舌。周震南被亲得意乱情迷,久久忘了反抗。

等感受到腰上冰凉的触感,快要站不住的小祖宗终于回过神来。他猛地推开手的主人,满脸通红的指着对方,“你跟孟子坤学什么泰迪精,回房不行吗。” 那人不答,只是吐出嘴里的筷子,一手包住小恋人的手指,另一只手环住小小的身体。随即一用力把人给抱起,转身摆在柜子上,然后又如饿狼猛虎般扑了上去,可怜的小奶南都还没坐稳,嘴就又被堵住了。


(你们以为要开车了吗?像我怎么纯洁的人这么会开车呢233333333333)


在外面餐桌上打王者的孟子坤打了个喷嚏,他委屈地摸摸鼻头。看着结束的游戏画面,他起身拖上廖俊涛和毛不易一块去厨房接些热水,顺带拍拍周震南口水横流的模样发微博。没想到,三人刚到门口就被里面的景象给吓住了,毛不易的手一抖,手机都掉到地上了。见他这个反应,钟易轩不禁好奇的跑过去,却被日常操心的毛麻麻一把拦住,“我,我,我,我,我们出去走走吧,今天天气这么好。”

钟易轩瞄了瞄窗外乌云密布的天空,表示自己并不接受这个理由,他绕开毛麻麻,接着朝厨房门口走,结果被涛粑粑以给红娘口口送温暖为由,直接拖出家门。临走时的,还没忘记把脸红的跟猴屁股一样的巨星带走,留下孟子坤一个人尴尬地听着厨房里传出若有若无的暧昧。

原在房间里睡觉的赵天宇一推开房门就看到一只包子泪眼汪汪的被拖走,嘴里还喊着让我瞧瞧厨房!口口不缺温暖!“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他嘟囔着嘴,揉揉眼睛走到莫名脸红的小男票跟前,“我想喝酸奶,你让一让。”

孟子坤瞧着睡眼朦胧的爱人穿着自己的衬衫,衣服因为宽大而不停往下滑,调皮地露出了主人精致的锁骨和削瘦的肩膀,赫然是一副活色生香的画面。他咽咽口水,摇摇头,坚决不行。

回想起刚刚惨烈的画面,结合孟子坤的反应,赵天宇的好奇心也不禁被勾起。“这厨房里藏了什么秘密,难不成是谁金屋藏娇?我要看。”

孟子坤还是摇摇头,铁了心不让他继续靠近。“看看嘛,坤儿就让我看看嘛~~”赵天宇舍了所剩无几的脸皮,抓住他的手臂,可劲撒娇。

听着他诱惑的尾音,又想到卧室里的大镜子,血气方刚的少年嘴角一勾,一把扛起纸片一样的人,“回房就让你看,让你感同身受一下。”

另一边,难得有约会的口口看到家里来的三位不速之客,泪流满面,我就是注孤生的命啊。


上帝爷爷依旧坐在天上晒着太阳,摇着蒲扇,这生活是多么美好啊。

(我坐在书房里,练着口语,生活真是美好啊。。。。。。)

评论(5)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