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一场皮影戏

别骂我圆滑,谁不想安安静静地瘫在家里做一辈子的傻白甜呢。

关于私生豆 (上)

#三岁文笔我的错,ooc是我的锅

#造就和谐社会

#一天一个脑洞,吃枣药丸

#主天子,副一家三口,微签证

------------------------------------------------------------------------------------------------

话说这天被南天门联合双怼过后的钟易轩捧着玻璃心,迈着小短腿噔噔噔地跑到沙发前,二话不说,直接缩进恩恩爱爱的廖粑粑和毛麻麻中间。他嘟着可以挂灯笼的小嘴,掏出手机,打开一家三口tag之后就可劲翻。哼,仗势欺人,要不是马伯骞的刀和孟子坤的腿,鬼才怕你们呢!


看见自家小包子不开心,毛不易一把推开还想腻歪的廖俊涛,凑上去心疼的摸摸头。“怎么了?” 小包子哭唧唧的扑进麻麻怀里将南天门的恶行娓娓道来,廖俊涛在一旁听着,眼珠一转,计上心来。他提溜着小包子的耳朵,叽叽咕咕的说了一顿,最后小孩眉开眼笑,又蹬蹬蹬地跑回房间。摸不着头脑的毛不易拽拽身边笑的猥琐的廖粑粑,询问他们刚刚的聊天内容,却被一句小孩的事情不要插手堵住,随后继续腻歪去了。


这厢,小恶魔带着一脸天真烂漫的笑在房间里翻着手机,想到刚刚赵天宇拍过他的头,于是果断打开天子tag。果不其然,才翻没两下就找到一个链接,点开一看,一篇香艳无比的天子车。他才看到开头就面红耳赤,才到一半就不敢再往下。他去洗手间洗把脸后,就兴致勃勃地将链接发给孟子坤,并留言,四下无人时翻看。随后,又翻开签证tag,如法炮制,又将找到的链接发给马伯骞,却忘记马伯骞或许并不能读懂这么多字的事实。忙活完毕的小恶魔非常满意地点点头,趾高气扬地走出房间,给自己倒了杯牛奶作为奖励,又兴高采烈地打起农药来。


另一边,孟子坤正在陪赵天宇练歌,手机叮的一声,示意主人新消息的到来。他恋恋不舍地移开看着爱人的目光,拿出手机,翻看钟易轩的信息。从来没觉得赵天宇是外人的他直接点开链接,却不想是这么限制级的内容。他小黑脸一红,却无法止住自己想要读下去的想法。最后,从头到尾读了三次的孟子坤瞄了瞄身前聚精会神唱歌的小小身躯,双手遮着小帐篷,飞快地起身去洗个冷水澡。这也不怪他,虽然十五六岁的时候也曾经读过小黄文,但是那时候打他不仅没有开过荤,不太明白里面的一些细节,而且文章里至少用的其他人的名字。如今他食髓知味又被迫禁欲了一段时间,乍一看见一篇,里面描写的又是自己和小爱人,难免就起火。待他折腾半天,终于穿戴整齐的时候,都已经是晚饭时刻。


餐桌上不知为何,少了周震南的身影,多了一个狗腿的马老师,在房间和客厅来回奔波。孟子坤撇撇嘴,一看就知道是马伯骞又吃饱了兔肉。思索到这,他不禁看向身边吃得正欢的人,他们因为天宇身体不太好的原因都已经禁欲一个星期,自己郁闷地不行,对方倒是挺高兴的。脑筋一转,又回想起文里内容,孟子坤刚熄下去的邪火又被勾起,他草草吃完饭就立刻头也不回的躲回房间。赵天宇疑惑地望着他,以为自己怎么惹到这个小祖宗了,却忽略了对面小恶魔和葬爱族长的可怕的笑容和意味深长的眼神。


(欲知后事如何,请等我有忙完再说(;´༎ຶД༎ຶ`) )

------------------------------------------------------------------------------------------------

#还是上课的时候想的脑洞

#文笔有所下降,我的错QAQ

#明天就要考口语了,要死了,要死了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