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一场皮影戏

别骂我圆滑,谁不想安安静静地瘫在家里做一辈子的傻白甜呢。

洁癖 (一发完)

#三岁文笔我的错,ooc是我的锅

#如有撞梗,纯属意外

#主天子,微得不能再微的签证

#土土在早餐直播里说过这个,加上今天微博看到有人问,能接受精神上出轨还是肉体上的出轨

#我一天三个脑洞要死了,要死了

-----------------------------------------------------------------------------------------------

赵天宇有很严重的洁癖。他曾经在某个节目里就说过,他一天得拖三次地。其实这种程度并不算什么,他都已经说轻了。赵天宇在和不喜欢的人接触过后,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洗澡,把自己里里外外刷个干净。在自己的东西被不喜欢的人触碰过后,如果可以,他会扔掉或则直接送人。他的发小,佳哥,就吐槽过,一个大男人,真把自己当人家红楼里的小姐了。


不过她不知道的是,赵天宇变态般的洁癖也有例外。当他闻到孟子坤外套上似有若无的香水时,他只是抹抹眼角,然后转身拿去洗衣机。当他看到孟子坤衬衫领上明显的印记时,他只是拍拍小脸,然后转身拿去浸泡。当他听到孟子坤微醉的时候叫着别人的名字,他只是掐掐手臂,然后转身去拿毛巾给醉鬼擦脸。当他收到别人电话,劝他离开孟子坤的时候,他只是抽抽鼻子,然后转身挂上电话。


不过人的忍耐总是有限度的,他们的情绪往往在底线被触及之时,就会如火山爆发一般,一发不可收拾。赵天宇终于也爆发了,在他看到他们衣柜里那条价值不菲的金色女装裙子之后。这次无论是抹眼角,是拍脸蛋,是掐手臂,还是抽鼻子,都没用,他浑身上下都在止不住的颤抖。


赵天宇深呼一口气,拿起那条裙子,走出客厅,只见孟子坤正坐在沙发上,对着手机,笑的一脸甜蜜,就像他们以前热恋的那段时期。他一把将手里的衣物扔到孟子坤的头上,“孟子坤,我累了,分手吧。”

瘫坐着的孟子坤头也不抬,“嗯。”













前方画风突变预警,一贯的风格,有一点点点点点污

(喜欢看虐的和纯洁的天团宝宝们可以到这里就停了)










“嗯,嗯?嗯!!!!!” 标准北京瘫的孟子坤,从沙发上弹起来,窜到爱人跟前,将他狠狠抱住,拼命认错,虽然他并不知道赵天宇为啥生气,“大宝贝儿,我错了。您歇着,我来收拾东西。”


怀里的人傲娇地推推他,“你也知道你错了,说了多少次不要用我的古龙水,你还偏用,很贵的好不好,你得还我。” 推了半天推不过,他只好伸手环住身前的人,“还有,你下回穿衬衫的时候,给我小心点伺候,那些个汤汤水水的,很难洗的,你自己又不洗。”


孟子坤垂下头,埋进他的脖子,深吸一口,随后抬头傻笑,“平时出去的时候我想你嘛,看不到你的人,那就闻闻你身上的味道。等这瓶用完,我给你买新的。我以后穿衬衫会小心的了,大不了咱不穿了,再好看也不穿了,说啥都不能累着我们大宝贝儿。”


“这还差不多,”赵天宇又掏出自己手机,翻出记录给他看,“你之前和马老师喝完酒回来就一直嘟嘟囔囔的说要打南南,昨晚人家还打电话过来告状。我可警告你啊,不许欺负他,他年纪比你小,你也不害臊。” 


孟子坤不情不愿地应了一声,“那你下次不要抗南天门好不好,我和马老师都吃醋了。”


“哼,看你表现吧。” 赵天宇捏捏他的小黑脸,“最后,最重要的一点,” 他伸出芊芊玉指,指向沙发的裙子又戳了戳孟子坤的手机,“你以后如果再想让我穿女装或者什么奇奇怪怪乱七八糟的东西,就别想上我床了。”


孟子坤见状,大手包住小手,送到嘴边用力一吻,“才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些都是情//趣来的,再说,上次那件你穿的可好看了。”


“你还好意思说,上回可疼死我了,”小手的主人恼羞成怒,举起另一只小手,刚想打人,最后还是犹豫不舍。


狡猾的孟子坤趁着这个空档一把扛起刀子嘴豆腐心的爱人,不顾他的挣扎离开客厅,临了还不忘拿回沙发上的裙子,“这件我可是挑选了好久的,我们天天穿上一定好看。”


无力挣扎的小人一口咬上他的肩膀,“你以后别想进我房间。”


“不进就不进,早就想换个地方试试。”孟子坤拍拍他的小屁股,伸脚踹上门,遮住即将要发生的羞羞哒的事情。

------------------------------------------------------------------------------------------------

#造就和谐社会

#等我忙完了就把其他坑给填了QAQ


评论(7)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