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一场皮影戏

别骂我圆滑,谁不想安安静静地瘫在家里做一辈子的傻白甜呢。

苦夏

#三岁文笔我的错,ooc是我的锅,请勿上升 (*ˉ︶ˉ*)

#造就和谐社会

#日常心疼红娘口口

#主天子,副签证

#坦白来说,这篇写的最差,希望大家勿怪 (;´༎ຶД༎ຶ`)

-----------------------------------------------------------------------------------------------

炎热的夏天到了,每每到了这个烦人的季节,人们普遍都会出现一种生理现象,苦夏。孟子坤和周震南,这两个富贵少爷也不例外。所谓苦夏即是由于气温的高升,导致人们胃口下降,出现不思饮食的现象。这两位少爷的症状相似,原因却不一样。


这天孟子坤和周震南兴高采烈地拖着自家对象出门吃晚饭再顺带逛个夜市,正想来一发双人约会,结果刚上地铁,赵天宇就绅士地扶了一把身边快要跌倒的女生。这一扶,就出大事了。


女生转身向他道谢并大胆地提出要交换联系方式,被赵天宇温婉地拒绝。她也不恼,只是大大咧咧地又道个歉,就在目的地下站了。周震南调侃他今天命犯桃花,赵天宇只是笑笑,不想旁边小男朋友就闹了小脾气。具体表现为,一路上买的各色小吃,无论平时爱吃的,不爱吃的,就连赵天宇哄着,他都一概一口不碰。问他怎么了,小孩只是气鼓鼓地扔来两字,苦夏。


看着一米八八的小男朋友还闹小脾气,悔不当初的赵天宇摇摇头,只能继续哄着。一旁被马老师追着不让再吃却一直在吃的好闺蜜,周震南吐槽,切,终极虚伪。也不知道上次是谁大夏天地吃火锅吃了七盘肉,还苦夏,真是一点都不高贵。



然而俗话说得好,风水轮流转。果不其然,上一秒正无情嘲笑孟子坤的周震南,下一秒就笑不出来了。



他们的晚饭定在一家日料餐馆,不巧,坐在他们旁边的一桌是一群卡哇伊的妹子。更不巧的是,她们其中一个看上了周炸鸡家的马沙拉,在路过马老师座位时,有意无意地掉落一条丝巾。而呆呆傻傻的马老师丝毫没有吸取赵天宇的教训,礼貌地去隔壁桌并归还的丝巾。于是乎。。。。。。


“南南,你吃这个。”


“不了,我没胃口。”


“为什么?”


“。。。。。。苦夏”


就这么着,两个祖宗晚饭啥都没吃,这可把两家长给急坏了。特别是赵天宇,周震南好歹在晚饭前吃过不少零食,而孟子坤从五点出门到十一点回家,除了一杯星巴克,他肚子里几乎是空的。所以,在回到宿舍后,赵天宇亲自下厨,煮了两碗面,一碟青菜,还不忘卧两个鸡蛋,然后和马老师两人连哄带骗地喂着这两祖宗吃下去。


等送孟子坤离开宿舍后,舒口气的赵天宇拿起衣服去洗澡,心想着总算是哄好这位祖宗了。然而在他洗完澡出来,看到床上躺着玩游戏的孟子坤,“。。。。。。” 是他自己想少了。有看到穿在自己身上显大的浴袍穿在他身上还是小了,赵天宇叹了口气,小孩子没事长那么高干什么,这不是闹心嘛。


过了会,眼瞅着无知无觉的人还在没心没肺地开着黑,赵天宇没好气地将手里正在拭擦头发的毛巾扔过去,然后就被一双湿漉漉的小狗眼萌到心碎,“还是算了吧。” 他捂着自己的心口。抓住这个空档,孟子坤卖着萌,将气鼓鼓的小人抱到怀里,低头拿起毛巾,轻柔地给他擦干头发。被伺候得舒服的人哼哼了几声,他推推身后人的手臂,“幼稚鬼,你说说,你今天怎么了。”


孟子坤亲亲他的后颈,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声音倒是显得他有些委屈,“我苦夏。”又擦了会儿,觉得赵天宇头发已经干的差不多,他放下毛巾,将爱人从后抱紧,感受到两个身躯无缝合得紧贴着,孟子坤觉得心里都被填得满满的,“好了。”


赵天宇仰头用嘴碰碰他的下巴作为奖励,“看在你给我擦头发的份上,明天还给你做饭。”他坐起来,和跟爱人面对面,“说吧,想吃什么,难度系数低点。”他边说边四处张望,突然发现少了什么,“诶,我奥哥呢?去哪了?”


孟子坤默不作答,只是盯着他看。刚从浴室里出来的爱人,浑身都散发着沐浴露的香味。白皙皮肤不知因为天气热的原因,还是洗完澡的原因,都透着淡淡的粉红,将他身上原本有些骇人的刺青都衬得格外可爱。他酷爱穿的白色宽大T恤此时被他之前头发滴落的水珠打湿,将他精致的锁骨和圆润的肩膀都半遮半掩地呈现给眼前的人。孟子坤眯了眯眼睛,“口口说想它,所以抱走了,” 他一把将要起身抱回自好不容易赶走的‘情敌’的人拽回床上,翻身压住。看着对方‘花容失色’的样子,他嘴角一勾,“我什么都不想吃,就想吃你。” 赵天宇反应不及,兜头盖脸迎来一床薄被子,遮住了他的惊呼和一室的旖旎。



次日清晨,从昨天下午就一直睡觉的吕泽州神清气爽地推开门,一转头看见捂着脸被马老师抱出房间的周震南顿时就目瞪狗呆了。好不容易缓了过来,拒绝吃狗粮的他转过头来又看到趴在赵天宇房外的奥哥和正迈出房门的孟子坤。他沉默了,怪不得他今早觉得自己浴室里的美白精华露少了一大半。


一晃神之间,孟子坤施施然地端着碗汤回了房间,听着里面传来的叫骂声,一天没吃东西的吕泽州摸摸自己的肚子,觉得自己饱了。幽幽地飘回到自己房间,他掏出手机给经纪人打了个电话,嚎啕大哭,“龙龙姐,我求你了,把我放到隔壁屋吧。打地铺我都认了,不然这日子没法过了。”

------------------------------------------------------------------------------------------------

#目瞪狗呆的狗是指口口是单身狗,没有别的意思,大家不要误会哟

#这篇文是隔了个星期写完的,所以孟子坤被我写的有点人格分裂,捂脸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