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一场皮影戏

别骂我圆滑,谁不想安安静静地瘫在家里做一辈子的傻白甜呢。

冰粉与凉糕 (下)

#主祺泽,副文轩,微逸霖,微乎其微泗源达鑫

#如有撞梗纯属意外

#ooc预警,be,勿上升真人

#三岁文笔,大家多多担待,有什么问题欢迎说出来

#好像是烂尾了,还有一点跑题ಥ_ಥ

#配真相是假,食用更佳哦

------------------------------------------------------------------------------------------------

在俗气的爱情故事里,暗恋另一个主角的主角总是要经过九九八十一难,与ta分手,复合,离别,重逢,最终得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而在现实中,单箭头的恋情只能郁郁而终。


曾经想见见不着,现在不管你有多刻意去避开那个人,老天爷总要你们再见一面。不是为了给一个圆满的结局,而是为了让你那一点一点用心血建立起来的防护墙再次崩塌,让一众看客肆意地嘲讽着你的故作坚强。


李天泽压下心里的悲鸣,抬头硬生生地挤出一个笑容,“耀文你们来啦。” 之后便闭口不言,生怕藏在喉咙里的思念露出一星半点来,让自己露怯。


马嘉祺不知所措,只能僵硬地回了一笑,张张嘴,终是哑口无言。


瞧着气氛逐渐诡异,三爷给贺老师使了个眼色,两人一左一右,咋咋呼呼地分开李天泽和马嘉祺,一人拖着一个就开始尬聊。宋亚轩见状,心领神会,领着紧张的小狼仔去布置餐桌。不一会,就将天泽打包来的菜和他们自己捎过来的零食都摆好,然后有意无意地让两人隔开坐。


大家入座后,饿了半天才下飞机的宋亚轩也不客气,低头接过面前递来的馒头就开始啃。给爱人送上馒头后,刘耀文又急忙拿杯水在一旁候着,生怕他噎住了。另一边,挤在一个座位的三爷和贺老师正乐此不倦上演着一场火腿肠争夺战,对手边的其他零食视若无睹。夹在两对情侣中间的马嘉祺没什么胃口,只低头扒拉着白饭,什么菜都没夹。在他对面的李天泽也低下头,翻出剧本,继续做功课。


啃哧啃哧地吃完第二个馒头,宋亚轩两眼泪汪汪地抬头,“天泽,为什么买这么少?” 


李天泽看着他就着刘耀文的手喝了口水,弯了弯嘴角,“之前不知道你要来,刚刚在路上看见有新鲜出炉的馒头,想着给某人睹物思。。。”余光扫到那碗冰粉拌凉糕,笑容一瞬间停滞。“嗯,给他睹物思人的。” 


幺儿的小脸刷一下就红了,他给飞快地给亚轩擦擦嘴,自己拿起饭盒也扒拉了几口白饭。切开黑的李天泽有心逗他,拖长着嗓音,慢悠悠地,“亚轩啊,你不知道。这段时间,你的男朋友天天都跟我说,每晚想你想到夜不能寐。” 


那厢,被八卦吸引过来的打闹二人组默契地对视了一眼,兵分两路地围上去,对着幺儿就是一顿嘲笑加蹂躏。宋亚轩看着小男朋友通红的小脸,脸上也露出了一个幸福的笑容。一只手绕过三哥,缓缓地放在他的膝盖上,轻轻地拍了拍,示意他不用太紧张。四个人玩闹正起劲,都没发现天泽刚刚的异常,倒是纵观全场的马嘉祺怅然若失地看着那碗冰粉凉糕。




酒足饭饱后,算算时间,三爷和贺要继续赶飞机。临走前,贺峻霖眼圈一红,伸手抱住天泽,下次再见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这似曾相识的身高差让李天泽将头埋在这个弟弟的肩膀上,拿软软的头发蹭蹭他。退出家族之后,他又恢复了以前单打独斗的生活。


有多久没有这样依靠在兄弟的身上了。





“没事的,一切都没变。” 半晌后,李天泽拍拍弟弟的脊背,柔声安慰。


一切都没变吗?


当年有人污蔑陈玺达早恋,公司硬着头皮声明两者只是亲戚关系,遂后不分青红皂白就将陈玺达从二团划回了待定,出道时间眼看着又要遥遥无期。十四岁的孩子无端端经历这种事情,情绪低落到几乎要放弃。是丁程鑫在那段艰难的时期,拖着疲惫的身体,一天天监督着他训练,逼着他上课,千辛万苦之下才又将公司对他的期望提高,在各方粉丝和其他团员给的压力之下将陈玺达提回二团。虽然人是回来了,兄弟之间的情谊不改,但早就不复之前的烂漫天真。


陈泗旭因为被公司边缘化,让上海原际画的人认为他怀才不遇,想挖过去。好巧不巧,泗旭拒绝他们邀请的对话被狗仔拍到,放了上网,有心人趁此机会大做文章,将‘陈泗旭与公司死对头暗中勾结’的头条顶上热搜。公司勃然大怒,将毫不知情的小孩直接从声乐课上带走,若不是当时在场的张真源发了疯似地阻止,他和公司的合约只怕是当场作废。紧接着赶到的队长和其他成员苦苦哀求,费尽心机地将餐厅的摄像机录找到,证明泗旭的清白。公司考虑到当时李天泽已经退团,陈玺达被雪藏,再出事会难以向粉丝们交代,这才放过了他。心惊胆战地将人保了下来,陈泗旭依旧在大家嬉笑玩闹时在旁边盈盈浅笑,可在这之后镜头下的他,话比以前更少了。


宋亚轩和刘耀文的cp在正式出道后大火,风头十足。公司采取一贯的打压手段,警告两人保持距离。刘耀文年纪小,性子倔,不予理睬,依旧我行我素。而宋亚轩不抗拒他的接近也算是给公司无声的抗议。公司恼羞成怒,一气之下停了刘耀文的训练,又将宋亚轩以学业为重的名头留在广州,生生分离了两人。丁程鑫和马嘉祺一人劝着一个,好说歹说地才让两人向公司服个软,在镜头下收敛起来。从此之后,文轩cp在大火中渐渐冷了下来,连带着两个孩子的关系都似乎淡漠了。等过了几年,正式成年的刘耀文忍无可忍捅破了窗户纸,终于将又爱人揽入怀中。那一天台风十人团的群聊炸开了锅,皆大欢喜。只是从前的傻孩子们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了在公众的视线里逢场作戏。


贺峻霖和敖子逸插科打诨的日常总让人忘了他们的七窍玲珑心。为了保住对方,两人谨慎地将心事掩埋,不让公司找到一点错处,不成为任何争斗里的主角。可旁观者也不好受。眼看着身边的小伙伴们一个个围困在自己的危局之中,却只能献上绵薄之力。原来权位和金钱也能换来自由和尊严,原来名气和粉丝是他们跟公司谈判的底气,过去八百块钱就能满足的少年如今却是不管身体的负担,拼了命地接通告。



八年,已经足够让人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曾经幼稚的人学会长大,曾经单纯的人看过肮脏,曾经夏天凉糕不离手的人不敢再吃凉糕。


就连曾经果敢的李天泽也习惯了逃避。



“我晚上还有戏,就先走了。” 目光随着两人远离的身影收回,李天泽回头拍拍宋亚轩的肩膀。身旁的刘耀文一愣,欲言又止,他不是直到明晚才有戏吗?


马嘉祺眼神一暗,伸手想牵他的手,被轻飘飘地躲过了。“天泽。。。” 李天泽浑身一抖,拿起手机就要走。一只脚刚踏出车门,手就被人抓住,又是他。


看到对方手背上与自己头上的疤痕相似,李天泽一怔,随后咬咬唇,“你本不该出现的。”


马嘉祺闻言不自觉加大了力度,但还是被他狠狠甩开,想追出去却似乎没有资格,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人头也不回地离开。



是夜,心怀愧疚的幺儿溜达到阳台,悄咪咪地给李天泽打了个电话,“天泽,对不起,我不知道他们今天会来的。“听着电话那头的道歉,李天泽轻轻地哼着今天找到的歌,恍若未闻。


这边的狼崽看着身后突然出现的二哥,悄无声息地点开免提,接着小心翼翼地试探,“其实,天泽,小马哥他。。。” 


“耀文” 向来礼貌满分的哥哥忍不住掐断他的话头,“今天那道冰粉拌凉糕,你吃了吗?觉得怎么样?”


不明所以的幺儿瞧了眼二哥,紧张得不行,“觉得还,还不错。”


“是吗?” 他听到对面传来一声轻笑,带着微微的苦涩,“可我觉得,难吃的很。” 预感不好的幺儿咽咽口水,又瞄了一眼身后的人,“他们果然还是分开的好。“ 




将魂不守舍的小马哥送回房间,回来看到盘腿坐在床上看曲谱的爱人,刘耀文也翻身上床,将他圈入怀中。低头亲亲恋人的小小发旋,他将头枕在瘦小的肩膀上,“亚轩,” 原本专注工作的小人儿抬头看他,“你说。。。” 


“会好的。” 有些话其实不必说出来,与他心有灵犀的宋亚轩向后仰也亲亲他的嘴角,安慰着担忧的小男友,“天泽和小马哥都是温柔的人,老天爷不忍心让他们就这样一辈子的。”

------------------------------------------------------------------------------------------------

#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读书的学业进步,工作的财源广进

#之所以今天发上来是不想这个be结局延续到明年。如果打扰大家过节的好心情,有怪莫怪哟

#老天爷忍不忍心我不知道,反正我是不忍心的。(´-ω-`) 之后大概会写两篇,一篇写以前的事,一篇写马嘉祺,前者肯定得be,后期一定是he (至于怎么才能he,我估计要想一段时间。。。)

#十人团一定长长久久,小锅盖们一定平平安安,逐梦的路上少些坎坷,剧情需要大家莫要见怪

#另,还是要给屠夫道个歉,文章里将他们写的太坏了。看着小锅盖们比较开朗的性格就知道他们不会这样。

#最后,今天依旧是坚强的七折女孩,不抛弃,不放弃。春节都到了,夏天还会远吗?希望这个夏天,依旧是祺泽的夏天


评论(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