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一场皮影戏

别骂我圆滑,谁不想安安静静地瘫在家里做一辈子的傻白甜呢。

若未曾相见 仲孟 (一篇完结)跟之前的记梗不是同一篇

本人初次写文,文笔渣,各位读者莫怪。

开文图借用蟹壳大大的甩葱图,蟹壳大莫怪。



“愿吾王长乐未央,盼吾王来世莫要再遇到像臣这般忘恩负义之人。” 仲堃仪缓缓的向孟章所在之床榻磕了三个头,随手拿起孟章所送之匣子,起身,离开了。从头至尾再没向床榻看过一眼。


孟章呆呆地凝望仲堃仪的身影,直至再也看不到他,他知道他再也不能像现在这样好好的望他的仲卿了。身体的力气仿佛被抽干,孟章体力不支,最终倒在塌上,随后闭上眼睛。他自知大限将至,攥了攥一直紧握在手里,挂在胸前的那颗小小的狼牙,那是他长这么大收到的第一份真正的礼物,是仲堃仪出使遖宿回来赠与他的,听说可避邪祟。

那年谷雨季春分, 仲堃仪一身素白笼罩青纱与其它学子无异,却不知为何会脱颖而出。彼时他正与苏严商讨新政,虽出身寒门,然竟可与世家大族出身的苏严隐隐有分庭抗礼之像。

“刚才那名士子叫什么名字?”

“叫仲堃仪”

“王上,你中意仲堃仪?”


“升仲堃仪为通事舍人,随王伴驾”


“即便孤王以后身边有再多的能人异士,也无法与爱卿相比”

“你是本王那日在学宫亲自选定的人。你于本王,是独一无二的”


“爱卿从明日起,就是上大夫了”


“先别说了,你活着就好”


“微臣虽不才,也愿为王上分忧啊”


“你或许就是本王的机会”


“微臣自认有济世之能,若是不能为王上分忧,也只能另寻一番天地”


“王上于微臣的恩情,微臣铭记于心。”


往事一幕幕在脑海里掠过,这是回光返照的迹象。孟章轻笑了一声,原来本王还是当年那个以诚待人,空有雄心壮志的傀儡少年王,而爱卿却早已不是那个甘愿一直随王伴驾的通事舍人了。


意识一点一点地被吞噬,生命一点一点地流逝。恍惚间似又见当年在学宫中,他仍着一身青纱笼罩着素白衣

“不知仲师弟对新政有何见解?”

“在下才疏学浅,不敢妄言”

“新政字字句句关乎读书人,师弟又有何不敢言”

“实在是在下无甚高见,是以不想言之”

“亏得夫子常夸你聪慧,不过如此。不言也罢,也罢。”

此生如此,也罢。

 

晌午时分,宫人端药前来才发现他们的王上不似往常一般皱着眉,而是安详的躺在床榻上,手里还紧紧地握着那颗狼牙, 只是早已没了气息。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