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一场皮影戏

别骂我圆滑,谁不想安安静静地瘫在家里做一辈子的傻白甜呢。

人呐,爱进骨髓里的东西怎可能轻易放弃。

可是如果病入膏肓,不肯医治,我又怎么对得起别人。

只希望你们原谅我现在的自私,让我从心头割下一块肉。这样我也会惩罚自己,不许这伤口愈合,让它一直提醒我,我心脏里曾经为他们留有一席之地。

评论
热度(28)